天天pk拾

    <cite id="lpuch"></cite>
  1. <cite id="lpuch"></cite>

    <code id="lpuch"></code>

  2. <var id="lpuch"></var>

  3. <code id="lpuch"></code>

    <acronym id="lpuch"><legend id="lpuch"><blockquote id="lpuch"></blockquote></legend></acronym>

  4. <acronym id="lpuch"></acronym>
      <output id="lpuch"><legend id="lpuch"></legend></output>
    1. <output id="lpuch"></output>

      三毛《如果教室像游樂場》原文及賞析

      【導語】:

      《如果教室像游樂場》是三毛寫的一篇散文,出自三毛的散文集《鬧學記》,關于《如果教室像游樂場》的主要內容是什么呢?來了解一下吧。

        當我的車子開進校園中去找停車位時,同學阿敏的身影正在一棵樹下掠過。我把車子鎖好,發足狂奔,開始追人,口里叫著他的名字。追到阿敏時,拍的打他一下,這才一同往教室的方向走去。

        上學不過三五次,對于這種學校生活已經著了迷。初上課時以為功課簡單,抱著輕敵的自在而去。每周幾堂課事實上算不得什么,老師艾琳也是個不逼人的好家伙??墒钦n后的作業留得那么多,幾十頁的習題加上一個短篇小說分析,那不上課的日子就有得忙了。

        我覺得,自己還是個很實心的人,文法填充每一條都好好寫,小說里的單字也是查得完全了解才去教室。這樣認真的念書,雖然什么目的也沒有,還是當它一回事似的在做,做得像真的一樣,比較好玩。

        我在教室里掛外套,放書籍,再把一大盤各色糖果放在桌上,這才對阿敏說:“剛才停車場邊的那只松鼠又出來了,看到沒有?”

        阿敏聽不懂松鼠這個英文字,我就形容給他聽:“是一種樹林里的小動物,有著長——長——毛——毛的尾巴,它吃東西時,像這樣……”說著丟了一顆糖給六十歲的阿敏,接著自己剝一顆,做松鼠吃東西的樣子。阿敏就懂了。這時第三個同學走進教室;必然是我們這三個最早到。伊朗女同學一進來就喊:“快點,拿來抄。”我把習題向她一推,她不講話,口里咬著水果糖,嘩嘩抄我的作業。

      三毛《如果教室像游樂場》原文及賞析

        在我們教室的玻璃門上,學校貼了一張醒目的告示,嚴重警告:“在這個區域里,絕對禁止食物、飲料,更不許抽煙。”

        上學的第一天,大家都做到了,除了那個頭發上打大蝴蝶結的以色列同學阿雅拉。

        阿雅拉念書時含含糊糊的,我問她:“你怎么了?”她把舌頭向我一伸,上面一塊糖果。我們的老師艾琳在第二節課時,開始斜坐在大家的橢圓形桌子上,手里一罐“七喜汽水”。

        當我發現老師的飲料時,心里十分興奮,從此以后,每次上課都帶一大盤糖果。

        彩色的東西一進教室,大家都變成了小孩子,在里面挑挑揀揀的,玩得像真的一樣。老師對于糖果也有偏愛,上課上到一半,會停,走上來剝一顆紅白相間的薄荷糖,再上。于是我們全班念書時口里都是含含糊糊的,可是大家都能懂。

        在這個班上,日本女同學是客氣的,我供應每天三塊美金的甜蜜,她們就來加茶水和紙杯子。這一來教室里每個人都有了各自的茶葉包。老師特別告訴我們,在走廊轉角處有個飲水機——熱水。就這樣,我們在那“絕對不許”的告示下做文盲,包括老師。

        在我們的班上,還是有小圈圈的。坐在長桌兩端的人,各自講話。同國籍的,不肯用英文。害羞的根本很安靜。男生只有三個,都是女生主動去照顧他們,不然男生不敢吃東西。

        我的座位就在桌子的中間,所以左邊、右邊、對面、旁邊的同學,都可以去四面八方的講話。下了課,在走廊上抽煙時,往往只拉了艾琳,那種時刻,講的內容就不同。什么亨利·詹姆斯,費滋杰羅,??思{,海明威……這些作家的東西,只有跟老師談談,心里才舒暢。

        上課的情形是這樣的:先講十分鐘閑話,同時彼此觀賞當日衣著,那日穿得特美的同學,就得站起來轉一圈,這時大家贊嘆一番。衣服看過了,就去弄茶水,如果當日老師又烘了個“香蕉蛋糕”來,還得分紙盤子。等到大家終于把心安定時,才開始輪流做文法句子。萬一有一個同學不懂,全班集中精神教這一個。等到好不容易弄懂了,已經可以下課。

        第二堂必有一張漫畫,影印好了的,分給同學。畫是這種的:畫著一個人躺在地上死了,旁邊警察在交談。其中一景是個警察的手槍還在冒煙。開槍的警察說:“什么,一個游客?我以為是個恐怖分子呢。”

        游客和恐怖分子這兩個字發音很接近,就給誤打死了,背景是影射蘇俄的那種俄式建筑。

        同學們看了這張漫畫,都會笑一陣。不笑的屬于英文特糟的兩三個,大家又去把他們教成會笑,這二十分鐘又過去了。

        接下來一同讀個短篇小說。

        我在這短篇小說上占了大便宜,是因為老師拿來給我們念的故事,我全部念過,雖然如此,絕對不會殺風景,把結局給講出來,甚而不告訴他人——這種故事我早就看過了。

        看故事時大家像演廣播劇,每一小段由同學自動讀,每個人的了解程度和文學修養在這時一目了然。碰到精彩的小說時,教室里一片肅靜。

        這些故事,大半悲劇結束。我們不甘心,要救故事主角。老師說:“文學的結局都是悲的居多,大家不要難過。”

        有一天,我們又念著一個故事;書中一對結婚六十年的老夫婦,突然妻子先死了。那個丈夫發了瘋,每天在田野里呼叫太太的名字。這樣,那老人在鄉村與鄉村之間流浪了三年,白天吃著他人施舍的食物,晚上睡在稻草堆里。直到一個夜晚,老人清清楚楚看見他的太太站在一棵開滿梨花的樹下,向他招手。他撲了上去。第二天,村人發現老人跌死在懸崖下。那上面,一樹的花,靜靜的開著。

        當我們讀完這篇二千字左右的故事時,全班有好一會兒不想講話。老師等了一下,才說:“悲傷。”我們也不吃糖、也不響、也不回答,各自出神。那十幾分鐘后,有個同學把書一合,說:“太悲了。不要上了。我回家去。”“別走。”我說:“我們可以來修改結局。”

        我開始講:“那村莊里同時住著一個守寡多年的寡婦,大家卻仍叫她馬波小姐。這個馬波小姐每天晚上在爐火邊給她的侄兒打毛衣。在寂靜的夜晚,除了風的聲音之外,就聽見那個瘋老頭一聲一聲凄慘的呼喚——馬利亞——馬利亞——你在那里呀——。這種呼叫持續了一整年。那馬波小姐聽著聽著嘆了口氣,突然放下編織的毛衣袖子,打開大門,直直的向瘋老頭走去,上去一把拎住他的耳朵,大聲說:“我在這里,不要再叫了,快去洗澡吃飯——你這親愛的老頭,是回家的時候了。”

        說完這故事,對面一個女同學丟上來一支鉛筆,笑喊著:“壞蛋!壞蛋!你把阿嘉莎·克莉絲蒂里面的馬波小姐配給這篇故事的男人了。”

        這以后,每念一個故事,我的工作就是:修改結局。老師突然說:“喂!你可以出一本書,把全世界文學名著的結局都改掉。”

        以后教室中再沒有了悲傷,全是喜劇結尾。下課時,彼此在雨中揮手,臉上掛著微笑。

        沒多久,中國新年來了,老師一進教室就喊:“各位,各位,我們來過年吧!”

        “什么年哦——我們在美國。”我說。

        “你們逃不過的。說說看,要做什么活動送給全班?”老師對著月鳳和我。

        “給你們吃一盤炒面。”我說。

        大家不同意,月鳳也加了菜,大家還是不肯,最后,我說:“那我要演講,月鳳跟我一同講,把中國的年俗講給大家聽。”

        “什么羅——你——”月鳳向我大喊,全班鼓掌送給她,她臉紅紅的不語了。

        那一個下午,月鳳和我坐在學校的咖啡館里,對著一張白紙。上面只寫了一個英文——祖宗。

        “怎么講?”月鳳說。“從送灶神講起。”我說。“灶神英文怎么講?”月鳳說。“叫他們夫妻兩個廚房神好了。”我說:“不對、不對,還是從中國的社會結構講起——才給過年。”

        兩個人說來說去,發覺中國真是個有趣而充滿幻想的民族。這一來,不怕了,只擔心兩小時的課,不夠講到元宵花燈日呢。

        好,那第三天,我們跑到教室去過中國年。艾琳非常得意擁有月鳳和我這種學生,居然到處去宣傳——那學校中的老師們全來啦!

        我跑上寫字板上,先把那片海棠葉子給畫得清楚,那朵海棠花——臺灣,當然特別畫得大一點。

        在擠滿了陌生人的教室里,我拍一拍月鳳的肩膀,兩人很從容的笑著站起來。

        開場白是中國古老的農業社會;春耕、夏耘、秋收、冬藏——大地休息。好啦!中國人忙完了一年。開始過節。年,是一種怪獸……。

        在聽眾滿眼元宵燈火的神往中,我們的中國新年告一段落,那十二生肖趴在寫字板上。同學拚命問問題:“我屬豬,跟誰好一點?”“那屬蛇的呢?屬蛇的又跟那種動物要好?”

        那些來聽講的老師們有些上來跟月鳳和我握手,說我們講活了一個古老的文明。

        艾琳簡直陶醉,她好似也是個中國人似的驕傲著。她把我用力一抱,用中文說:“恭喜!恭喜!”我在她耳邊用西班牙文說:“這是小意思啦!”

        月鳳跟我,在這幾班國際學生課程里,成了名人。那些老師都去他們的班上為我們宣傳。這種事情,實在很小家氣,土啦。

        從月鳳和我的演講之后,班上又加了一種讀書方法——演說。人人爭著說。

        我們打招呼、看衣服、讀文法、涂漫畫、改小說、吃糖果、切蛋糕、泡茶水、然后一國一國的文化開始上演。

        那教室,像極了一座流動的旋轉馬。每一個人騎在一匹響著音樂的馬上,高高低低的旋轉不停。我快樂得要瘋了過去。

        “各位,昨天我去看了一場電影——《遠離非洲》。大家一定要去看,太棒了。”我一進教室就在亂喊。跑到墻上把電影院廣告和街名都給用大頭釘釘在那兒。又說:“午場便宜一塊錢。”

        那天的話題變成電影了。

        艾琳進門時,我又講。艾琳問我哭了沒有,我說哭了好幾場,還要再去看。

        這一天下午,我們教室里給吵來了一臺電視機和錄放影機。以后,我們的課又加了一種方式——看電影。

        在這時候,我已經跑圖書館了,把《遠離非洲》這本書給看了一遍,不好,是電影給改好的。我的課外時間,有了滿滿的填空。吞書去了。

        我開始每天去學校。

        沒有課的日子,我在圖書館里挑電影帶子看,看中國紀錄片。圖書館內有小房間,一個人一間,看完了不必收拾,自有職員來換帶子。我快樂得又要昏過去。

        我每天下午在學校里游戲,餓了就上咖啡館,不到天黑不回家。于是,我又有了咖啡座的一群。

        學校生活開始蔓延到外面去。那阿雅拉首先忍不住,下了課偷偷喊我,去參加她家的猶太人節慶。日本同學下了課,偷偷喊我,去吃生魚片。伊朗同學下了課,偷偷喊我,來家里嘗嘗伊朗菜。南斯拉夫同學下了課,偷偷喊我,回家去聊天。巴西同學下了課,偷偷喊我——來喝巴西咖啡。月鳳下了課,偷偷喊我,給我五個糯米粿。

        艾琳下了課,偷偷喊我——又來一本好書。

        咖啡館的那一群散了會,偷偷喊我——我們今晚去華盛頓大學聽印度音樂再去小酒店。

        我變成了一個偷偷摸摸的人,在西雅圖這陌生的城郊。“我覺得自己好像一個賊。”在艾琳的辦公室門口,我捧著一杯咖啡對她說。艾琳笑看了我一眼,說:“哦,我在美國土生土長了一輩子,只有一個朋友。你才來一個多月,就忙不過來。”

        “你也快要忙不過來,因為我來了。”我上去抱一下艾琳,對她說:“親愛的。”

        說完趕快跑。情人節快到了,要嚇她一次,叫她終生難忘我們這一班。

        “嘩,那么美麗的卡片!”班上同學叫了起來。

        “每人寫一句話,送給艾琳過情人節。”我說。

        那張卡片尺寸好大,寫著——送給一個特別的人。全張都是花朵??鋸埖?。

        “這種事情呀,看起來很無聊,可是做老師的收到這類的東西,都會深——受感動。”

        “你怎么知道?”有人問。

        “我自己也當過老師呀!有一年,全班同學給了我一張卡片,我看著那一排排名字,都哭吔!”我說。

        大家上課時悄悄的寫,寫好了推給隔壁的。我們很費心,畫了好多甜心給老師,還有好多個吻。這種事,在中國,打死不會去做。

        等到第二節上課時,一盒心形的巧克力糖加一張卡片,放在桌子前端艾琳的地方。

        艾琳照例拿著一罐汽水走進來。

        當她發現那卡片時,咦了一聲,打開來看,嘩的一下好似觸電了一般。

        “注意!艾琳就要下雨了。”我小聲說。

        同學們靜靜的等待老師的表情,都板著臉。

        那老師,那《讀者文摘》一般的老師,念著我們寫的一句又一句話,眼淚嘩嘩的流下來。

        “哦——艾琳哭了。”我們開始歡呼。

        另一班的老師聽見這邊那么吵,探身進來輕問:“發生了什么事嗎?”

        當她發現艾琳在站著哭時,立即說一聲:“對不起。”把門給關上了。她以為我們在整人。

        這一回,艾琳和我們再度一同歡呼,大家叫著:“情人節快樂!情人節快樂!”

        于是我們推開書本,唱向每一個同學,大家輕輕一抱,教室里乒乒乓乓的都是撞椅子的聲音。抱到月鳳時,我們兩個中國人尖叫。

        在咖啡館的落地大玻璃外,艾琳走過;我向她揮揮手,吹一個飛吻給她。她笑著,吹一個飛吻給我,走了。我下課也賴在學校,不走。

        “那是我的好老師吔。”我對一位同桌的人說。他也是位老師,不過不教我的。

        我們同喝咖啡。

        “你們這班很親愛啊。”這位老師說。

        “特別親愛,不錯。”我說。

        “我聽說,有另外一個英文老師,教美國文學的,比你現在的課深,要不要下學季再去修一門?”這位物理老師說。“她人怎么樣?”我小心翼翼的問。

        “人怎么樣?現在就去看看她,很有學問的。”這位老師一推椅子就要走。

        “等等,讓我想一想”我喊著,可是手臂被那老師輕輕拉了一下,說:“不要怕,你有實力。”

        我們就這樣沖進了一間辦公室。

        那房間里坐著一位特美的女老師——我只是說她的五官。

        “珍,我向你介紹一位同學,她對文學的見解很深,你跟她談談一定會吃了一驚的。”我的朋友,這位物理老師彎著腰,跟那坐著不動不微笑的人說。我對這位介紹人產生了一種抱歉。

        那位珍冷淡的答了一聲:“是嗎?”

        我立即不喜歡這個女人。

        “你,大概看過奧·亨利之類的短篇小說吧?”她很輕視人的拿出這位作家來,我開始氣也氣不出來了。“美國文學不是簡單的。”珍也不再看我們兩個站在她面前的人,低頭去寫字。

        “可是,她特別的優秀,不信你考她,沒有一個好作家是她不知道的。”那個男老師還要自找沒趣。

        珍看了我一眼,突然說:“我可不是你們那位艾琳,我——是深刻的。我的班,也是深刻的。如果你要來上課,可得早些去預排名單,不然——”

        “不然算了,謝謝你。”我也不等那另一個傻在一邊的物理老師,把門嘩一拉,走了。

        在無人的停車場里,我把汽車玻璃后窗的積雪用手鋪鋪平,慢慢倒下一包咖啡館里拿來的白糖,把雪拌成臺灣的清冰來吃。

        那位物理老師追出來,我也不講什么深刻,捧了一把雪給他,說:“快吃,甜的。”

        “你不要生氣,珍是傲慢了一點。”他說。

        我回答他:“沒受傷。”把那捧甜雪往他脖子里一塞,跳進車里開走了。開的時候故意按了好長一聲喇叭。我就要無禮。

        回到公寓里,外面的薄雪停了。我跑到陽臺上把雪捏捏緊,做了三個小小的雪人。遠遠看去,倒像三只鴨子。我打開航空信紙開始例行的寫家書。

        寫著:“幸好我的運氣不錯,得了艾琳這樣有人性又其實深刻的一位好老師,雖然她外表上看去不那么深。不然我可慘羅!下學季還是選她的游樂場當教室,再加一堂藝術欣賞。不必動手畫的,只是欣賞欣賞。下星期我們要看一堂有關南斯拉夫的民俗采風幻燈片,怎么樣,這種課有深度吧?再下一堂,是希特勒屠殺猶太人的紀錄電影。對呀!我們是在上英文呀!下雪了,很好吃。再見!情人節快快樂樂。”

        三毛《如果教室像游樂場》賞析

        三毛在美國留學,班上的同學都來自各個不同的國家,每個國家的風俗都不同,正巧又是到了中國新年。老師就讓三毛和另一個中國學生準備講中國的節日風俗節日。她們準備了一個晚上,第二天演講特別成功,外國同學都聽的如癡如醉,老師都驕傲的說他們班有中國學生!看來他們真的對中國十分的感興趣!

        三毛的學校他們的課程像是小班教學,人不少很多,圍著坐在橢圓形的大桌子上,上課也特別輕松,有時還吃著一些糖果,這個管的不是很緊!

        看三毛的留學經歷,她留學過德國、西班牙、美國,美國的老師都覺得她對文學很有天賦,還給她介紹另一個文學老師的課程,可以三毛和那老師沒有緣分!最后也沒去上那個被推薦老師的課程!老師與學生,有時也看緣分,喜歡這個老師,喜歡上她的課程,成績就很好。不喜歡這個老師,不喜歡他講的課,成績就不好。所以做老師的要努力變成學生們喜歡的好老師,學生也不可以不喜歡老師就不學習了!但是老師確實對學生的影響是很大的!

      手機訪問 作品人物網

      熱門推薦
      作品人物網鄭重聲明:本站所有內容均來自互聯網,旨在傳播更多的信息,版權為原作者所有。若無意中侵犯了您的權益,請聯系本站刪除,QQ:727008645。
      網站地圖 紅樓夢 三國演義
      投稿郵箱727008645@qq.com
      作品人物網vrrw.net 版權所有 2016-2020 ICP證:鄂ICP備17027927號
      甘孜| 桦甸| 龙泉驿| 穆棱| 焦作| 台南| 钦州| 兖州| 民权| 屯溪| 大方| 金阳| 韶关| 吉水| 合水| 霸州| 沙塘| 驻马店| 崇礼| 道县| 翁牛特旗| 阿合奇| 绥宁| 兴城| 洛隆| 磐安| 东沙岛| 沐川| 隆林| 瑞丽| 朝阳| 景洪电站| 长海| 灵山| 大竹| 平凉| 天津| 岷县| 文山| 泌阳| 色达| 双阳| 徐州| 洞口| 开平| 清原| 北镇| 瓦房店| 兰屿| 八达岭| 乐山| 汉寿| 张家港| 万盛| 武义| 安平| 蓝山| 太原北郊| 汪清| 昌吉| 自贡| 门头沟| 田林| 延川| 蓬莱| 喀什| 新沂| 泽当| 永清| 滦南| 鄂温克旗| 木垒| 海力素| 金寨| 当涂| 富县| 开平| 张家川| 新龙| 章丘| 云浮| 宁河| 布尔津| 胶州| 夏邑| 闽侯| 云霄| 宁都| 长乐| 武威| 加查| 凤城| 沅江| 吉木乃| 开平| 嵩县| 朝克乌拉| 锦屏| 高邑| 江陵| 永平| 九龙| 平泉| 图里河| 垣曲| 化隆| 费县| 伊通| 普宁| 北道区| 福州| 邹平| 江油| 冀州| 汉寿| 依安| 嵊山| 台南| 南县| 平乐| 雅布赖| 高要| 潞江坝| 余江| 长阳| 中阳| 榆树| 晋江| 邹城| 广州| 潼关| 金山| 凤城| 咸阳| 夏河| 洪江| 德昌| 盐源| 方正| 重庆| 饶平| 盘县| 利辛| 临清| 代县| 惠东| 西宁| 乌兰浩特| 灌阳| 卫辉| 沂水| 冷水滩| 西充| 奇台| 永顺| 潞江坝| 揭西| 扎兰屯| 祥云| 洱源| 罗平| 江川| 博罗| 安福| 玉门镇| 香港| 南坪| 墨玉| 敖汉旗| 繁峙| 罗江| 平邑| 彭州| 绥滨| 光山| 安仁| 惠来| 公主岭| 青川| 镇沅| 田阳| 达川| 庐江| 全椒| 伊宁县| 莲塘| 宜兴| 乌拉特后旗| 南溪| 乌鲁木齐牧试站| 大新| 青岛| 黔西| 涞水| 宜昌| 澄海| 甘南| 平泉| 河曲| 饶阳| 雅布赖| 余姚| 肥东| 商城| 单县| 巴马| 冕宁| 莘县| 揭阳| 伊宁县| 襄城| 金平| 霍尔果斯| 大埔| 巴南| 肥乡| 清涧| 昌黎| 礼泉| 河南| 璧山| 临湘| 洛隆| 和龙| 沅江| 库米什| 沁城| 涠洲岛| 红原| 日喀则| 岚皋| 当涂| 九龙| 曲靖| 双城| 西乌珠穆沁旗| 仁和| 新邵| 福鼎| 新郑| 清河| 藁城| 澜沧| 信丰| 绛县| 紫云| 扶风| 望谟| 河南| 麻城| 华坪| 新巴尔虎右旗| 辽中| 晋中| 清丰| 大丰| 上蔡| 吴县| 无锡| 伊吾| 淳化| 渝北| 凤凰| 徽县| 杭锦后旗| 大城| 乐东| 徽县| 庄河| 丹徒| 蓬溪| 五台山| 五常| 铁干里克| 通化县| 南乐| 定西| 嘉善| 余姚| 那曲| 哈巴河| 黄山区| 峨边| 崇仁| 阳谷| 云县| 漯河| 黑河| 古浪| 中江| 宽城| 通渭| 黔阳| 勐腊| 凤城| 故城| 宁晋| 宣化| 长安| 凌海| 遂溪| 漳州| 沙雅| 白云鄂博| 东港| 双峰| 温宿| 高雄| 襄樊| 都安| 托勒| 临澧| 建平| 唐河| 巴塘| 武鸣| 烟筒山| 海南| 海盐| 界首| 远安| 浪卡子| 遵义| 界首| 无棣| 明水| 九华山| 衡山| 错那| 石林| 大通| 白玉| 怀安| 靖江| 南涧| 新林| 蠡县| 乐陵| 玛多| 岚皋| 炮台| 志丹| 垣曲| 金山| 简阳| 广丰| 索县| 都安| 上高| 霍州| 东乡| 武安| 嵊山| 安宁| 巴里坤| 灵山| 内邱| 民丰| 海南| 济宁| 诸城| 河津| 徐水| 田林| 炉山| 波密| 天镇| 罗定| 狮泉河| 阜城| 丹巴| 泾阳| 涟源| 琼海| 吉木乃| 华蓥山| 黄骅| 伊川| 永新| 崇武| 渠县| 明溪| 黄山区| 黔阳| 南阳| 乾县| 海阳| 凤庆| 凤阳| 东丰| 丽水| 乐东| 信阳地区农试站| 崇阳| 怀柔| 霸州| 镇坪| 高陵| 安康| 永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