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天pk拾

    <cite id="lpuch"></cite>
  1. <cite id="lpuch"></cite>

    <code id="lpuch"></code>

  2. <var id="lpuch"></var>

  3. <code id="lpuch"></code>

    <acronym id="lpuch"><legend id="lpuch"><blockquote id="lpuch"></blockquote></legend></acronym>

  4. <acronym id="lpuch"></acronym>
      <output id="lpuch"><legend id="lpuch"></legend></output>
    1. <output id="lpuch"></output>

      賈寶玉為什么出家?

      【導語】:

      紅樓夢雖然沒有寫完,但是從文章中的隱喻看出賈寶玉出家了,小編來給大家分析賈寶玉為什么要出家。

        “須菩提,若菩薩有我相,人相,眾生相,壽者相,即非菩薩。”

        ——《金剛般若波羅蜜經》“大乘正宗分”第三

      賈寶玉為什么出家?

        《一》

        看了(紅樓夢》,總不免“一把辛酸淚”。我生怕流出眼淚來又貽笑大方,所以先從那些使人皆大歡喜的續本談起。

        我記得從前看過一些這樣的續本,現在可連書名都不大記得清了,大概是什么(紅樓圓夢》、《紅樓再夢》、(紅樓復夢》,以至于·(鬼夢》、(仙夢》之類。記不記得倒也沒多大關系,反正都是些“差不多”的東西。這些作者看見賈寶玉沒有跟林黛玉成親,傷心之馀,越想越不服氣,就續一條尾巴來翻一翻案,偏要使他倆團圓。如此而已。

        不用說,這雙才子佳人一成了親,當然是極其幸福,再美滿也沒有。甚至于還有寫寶哥哥做了大官,林妹妹封了誥命夫人的——但我記不起這是那一部“夢”里的了。

        總之,這些作者的心地是頂好不過,真令人敬愛。只是他們的才能——要比起他們的心地來,可就沒那么好了。他們的筆差了勁。無論古今中外,那些喜歡把破鏡翻案為團圓的作者,吃虧也往往是吃在這里??戳诉@些書,所得的歡喜實在扳不過那種“辛酸”來。甚至于連一點兒歡喜也得不到。

        如果他們也是極有本領的作者,甚至是所謂天才的話——不過你立刻會要說,那他們根本就不會這一手。

        當然。這很對。不過咱們姑且這么作一個假設罷。

        假設是曹雪芹先生自己來翻案——這雖然不近情理,但也許不是絕對不可能:比如說,軍人看了他的《紅樓夢》,責備他攪得太消極,或是說她太殘忍,或是罵他不懂規矩,為什么要寫出這種不能叫人開心的小說來——各等語。于是那位曹先生這才明白一個作家的“任務”,就趕快另外寫一部續篇來補過,把那對主人公“圓”他一“圓”——那么,他總不至于鬧到一般續夢的那么糟吧?起碼也該有原書那么出色吧?

        據我想,這里可還是有點兒問題。

        要寫“圓夢’’之類,實在是自己拈到了一個難題,自討苦吃。就是一個真正的大手筆,我看也不容易對付。

        一般描寫戀愛的作品,自都有個團圓不團圓。譬如《會真記》所寫的始亂終棄,那就是不團圓。而《西廂記》,聽說后半部跟前半部不是一個人寫的,末尾是有情人成了眷屬:大團圓。據說(紅樓夢》的后四十回是出于高蘭墅手筆,雖然也是續的,大體上倒還不差什么,不像《西廂記》那樣續得連原來主題都跑掉了。筆力是弱些,可是這一點改日再談罷??傊?,能夠把人家未完成的作品這樣完成了,實在也難為了他。照前八十回所寫的種種所謂“伏線”看來,原作者大概也不叫寶哥哥和林妹妹成了好事的。這樣,我們還是不妨把這部書的一百二十回,當作一部整個作品看。那結果,是沒有團圓。

        再說得老實一點,則這些故事的結果好不好,團圓不團圓,就看那一雙主人公有沒有成親而定。而這雙主人公之幸福不幸福,就以他倆之是否團圓為斷。

        可是我常常有些多馀的想法。我每次看戲劇電影,看到一對男女經過一些波折之后,于是這兩口子猛的一擁抱,一親嘴,這就——“明日請早”。我也替他倆感到幸福,滿心歡喜地走出了戲院。一會兒可就想到一些不相干的事上去了:“他倆結合之后,又怎么樣呢?”

        一般寫佳人才子的東西,也不免使我這么嘀咕著。那類才子多半會爬墻,一經爬進什么員外的后花園里,當時就跟那里的小姐私訂終身。雖然不免要被那員外發覺,發配京城趕考,也大可不必耽心,反正那位才子照例是中狀元,照例是回來跟小姐成婚。等到高高興興看完了,我又忍不住念著那句老話:后來呢?

        欲知后事如何,作者例不分解。

        真是。要再分解,那是多馀的了。哪,這不是已經交代過了么?——這對主人公是很幸福的,結果這么美滿。

        然而我總不大放心。說來很煞風景,不過我的老脾氣總是改不掉。我老是去想象——這一雙男女給撮合以后是怎樣生活著的。我親眼見過許多戀愛的喜劇,我在為他們祝福之馀,總想勸他們去讀讀乞訶夫的作品,讀讀魯迅的(幸福的家庭》和《傷逝》,以及一般描寫婚后生活的好作品。

        有情人成了眷屬,不用說是好的。但如果把這雙有情人從他們成了眷屬的時候寫起,則這到底是喜劇還是悲戲,到底主人公是成功者還是失敗者,美滿不美滿,幸福不幸福,諸如此類,就得仔細再看一看。

        那么賈寶玉跟林黛玉就是成了婚,下文該如何處理,我想連曹雪芹自己都要搔頭皮的。

        他也許想象得到這兩家頭怎樣相處。他知道林妹妹的性格兒——動不動就要見氣,哭臉,抬杠,拿起剪子來就鉸那些什么香袋子、扇墜子的。于是寶哥哥急得兩眼發直,賭咒罰誓,一會兒說要死,一會兒說要做和尚。況且既然做了夫婦,彼此說話都沒有從前那么小心,吵嘴的機會也就更多了。寶二爺跟姊妹們談兩句話,或是出去找找朋友,寶二奶奶說不定就會生氣。而寶二奶奶隨便說一句話,寶二爺說不定就以為這里面含了骨頭,急得直哭。一天里面要是能夠有十二小時沒誰掉眼淚,那還算是他倆的大造化哩。做丈夫的一天到晚提心吊膽,神經老是緊張著。做妻子的則越是生氣,越是添病,添了病又更容易生氣。此外呢,房里自然一刻也離不了藥罐子。即使黛玉幸而壽長,他兩夫婦除開這些瑣瑣碎碎以外,一輩子也沒有別的什么事可以做了。

        然后——轉瞬間都到了老年。這時候他們或者已經不那么淘氣哭臉,尋死覓活地煩惱了。那是因為折磨得有點麻木了,或是彼此有點看得漠不相干了的緣故。于是寶玉在外書房跟清客們閑聊了一陣之后,偶然走到里面,他那位曾經如花似玉的林妹妹,現在是斑白的頭發,滿臉的枯紋,正歪在炕上跟兒孫輩在扯淡哩。再看看旁邊那位襲人,就使他聯想到當年的趙姨娘。……

        但這樣的發展,也還是要有個先決條件,就是起碼要榮國府不衰落。要不然,就連這么點兒風光都還談不到。

        這樣一續,雖說是“圓”了,可仍舊不怎么開心。既然要滿足別人,那就只好另行設法,空想些怎樣幸福,怎樣美滿,任意攪些驢唇不對馬嘴的東西來湊數。結果,弄得賈寶玉也不成其為賈寶玉,林黛玉也不成其為林黛玉。

        總而言之,別的那些團圓作品之所以能夠使人舒服,那秘訣就在不交代下文。一定要寫下去,就總不免要吃個老大的虧。

        要是寶玉跟黛玉戀愛成功,而結婚之后又不斷地有種種煩惱,那么他倆的不團圓倒是幸事了。

        《二》

        有一次有個朋友跟我閑談,扯到了《紅樓夢》,他忽然問:“你說這究竟是一部悲劇,還是一部喜劇?”

        這里要附帶聲明一下:我這位朋友說這句話的時候,并沒有去查閱悲劇和喜劇的“各該”定義,只是脫口而出,權且用了這么兩個術語而已。聊天之際本沒有考量到這一層,而今一上了文字,就該趕緊打個招呼,以免各位專研種種界說的大方家駭異。

        至于我這位朋友的本意,那倒是很明白的,不過是——“究竟賈寶玉是人生的失敗者呢,還是成功者?

        講到戀愛,講到有情人成不成得了眷屬,主人公在這一方面誠然是失敗的。沒有團圓。

        然而我們不能說《紅樓夢》的結尾沒有一個團圓。

        賈寶玉畢竟有了歸宿,找到了一條出路。他毅然跨到了那條路上去:結果圓滿。這就是他的出家。

        這個團圓的意義可就大得多,也高得多了。

        戀愛不過是生活里的一部分??v然失敗,也不過是人生歷程中一個小小苦難,比不得這整個人生大道的大問題。要是把這兩者的大小輕重較量一較量,那寶玉實在是個大大的成功者。假如婚事遂了他的意,倒反而是他成道的障礙,那他可就真正成了一個人生的失敗者。與其后來有種種憂悲惱苦,再來參禪,倒還遠不如:早點求超脫的好。

        “煩惱即菩提”?,F在娶不到林妹妹,正促使他大覺大悟了。

        要就他所選定的這條路說來,那尤其是種種世間法,都該看得通明透亮,要解除一切苦,則戀愛的得失更算不了什么。不要說他自己了,就是他看見蕓蕓眾生,有為了討老婆問題而苦悶的,他潭得去超渡他們哩。

        這么著,如果你容我照我那位朋友的說法,這部作品就簡直不能說是一部悲劇。說不定作者自己就不把它當作悲劇寫的。

        我常常想,要是《紅樓夢》不給題作《情僧錄》,而寫成一篇《高僧傳》,則如何?

        寫法當然會不同些,這主人公為什么要出家,怎樣出了家的——這種種也許要交代一下。但不過只要幾筆,稍為敘一敘就夠了的。著重的可是他做和尚的生活。假若把他的整個生命史劃做兩期,現在這里的描寫——就得把中心移到后一期。而他頭前的俗家生活,即使要寫它一點點,也不過是一章前奏曲。真正的開場,倒是在他出家出成功了這一點。換一句話說,就是從他這一個“團圓”寫起,一步一步發展下去。

        于是我們讀了,就會另有一種看法,所得的也是另外一種印象。

        那些《紅樓圓夢》之類也就不會出世。絲毫不必去勞動那批好心的文人。只有碰到這么一種情形的時候——譬如這位高僧忽然染了塵心,或是林妹妹復生,他又還了俗去跟她成親,等等,——這才會逗得那些團圓派的作家著急,不服氣,而趕緊去翻案,而寫這位主人公偏生是真能夠不為那個愛人所惑,真能夠清凈安樂,而證得了無上正等正覺。

        原來現在的團圓與否——不在“世間”而在“出世間”了。

        然而寶玉出家以后怎么樣,《紅樓夢》里沒有下文。

        這也是不必“且看下回分解”的。

        這也像那些戀愛喜劇——一經結合,就似乎毫無疑義地會幸福一樣,這里一出家,就也似乎毫無疑義地會成道了。

        兩種題材雖然不同,可是所用的方法及其所得的效果,倒是一樣的:一寫到團圓就笑吟吟地放下筆,使我們得了這個暗示,就跟二加二等于四那么可以確信,說這一定是圓滿無缺的。

        而且出家的不止寶玉一個。此外還有甄士隱、芳官、惜春、紫鵑等等。而處理的方法都是一樣,一交代了這一步,他們就有了歸宿,天大的問題都沒有了。

        再想一想,我可仍舊忍不住要問:“以后呢?”

        如果要看看別的人出家之后是怎么個情形,好拿來參考參考,那我們簡直用不著到別處去找。本書里面就有的是,作者竟在這同一部作品里,還寫了各種各樣出家人的典型:這實在是他的忠厚處。

        道士里面有張道士。替榮國公出了家,封為“終了真人”,被王公藩鎮們稱為“神仙”的。作者結結實實把他的臉嘴畫了幾筆,很夠的了。

        另外還有賣膏藥的王一貼,甚至于還有馬道婆子。偏偏他們這號人倒特別會巴結奉迎,鉆來鉆去,真是所謂“無為而無不為”了。要說這幾位不是真心修煉,算不得數,那就還有寧國府的賈敬。這規規矩矩是個道門里的丹鼎派??墒撬褵捄玫慕鸬ひ煌滔?,竟爾“羽化”,倒是很有資格錄進“幽默”榜上去的。 :

        披袈裟的人物也登場了好幾位。秦鯨卿所“得趣”的饅頭庵,就是一所清凈佛地。一方面寶玉和秦鐘在智能手里搶茶喝,嘻嘻哈哈地鬧著。

        一方面智能的師父凈虛——諢名“禿歪刺”的——正在為別人家打官司的事拜托風姐,嘰嘰咕咕地談著。這位師父看見人家懶得管這些閑事,她還會使出激將法來,引得人家來包攬。于是“功行圓滿”,三干兩銀子成了交。這一手也算得是引渡了鳳姐,“自此風姐膽識愈壯,以后所作所為,諸如此類,不可勝數”了。

        還有一位最不能使我忘記的,那就是妙玉。

        她比起那幾位姑子來,當然要高得多??墒亲髡?mdash;—不知道是故意的呢,還是一時失檢,竟把這個“檻外人”也拉進檻里,列入了“金陵十二釵”。要是妙玉自己看見了,或不免要大生其氣,惹起煩惱來的。她原是自覺她處處與人不同,當然不容許人家把她寫到一般小姐的榜上去。而且個個都知道她脾氣古怪,譜兒大。她又是個極有潔癖的人:似乎就拿這潔癖來代替了清凈。

        這樣的人物,往往會把人我之見執著得特別厲害,特別分明。劉老老觀光櫳翠庵的場面,隨便帶了幾筆,可就把個妙玉寫了出來了。這位優婆夷特為把個成窯五彩小蓋盅獻茶給賈母,可是后來因為劉老老喝了幾口,就連這個茶盅都不要了。

        而同時我也不會忘記——她口口聲聲是看不起富貴人家的。至于她自己——她自己所有的東西,可決不弱于那般富貴人家的。她只不過把

        “金銀珠寶一概貶為俗器”而已。寶玉偶然把她常日吃茶的那只綠玉斗小看了一點,她立刻就搶白——“這是俗器?不是我說狂話,只怕你家里未必找得出這么一個俗器來呢!”

        何以故?何故忽然一下子作如是等嗔相?

        這是“我”的東西,不許別人忽視故。而“我”的東西,又實在比富貴人家所有的更講究,更貴重故。

        既然提到了這件事,我就順便記起——她這只常日吃茶的綠玉斗,這回是用來斟給寶玉喝的。這不但跟那劉老老的待遇不可同日而語,就連賈母也要自愧弗如。賈寶玉自又高了一級。他的生日,她偏偏記得,那天還送個拜帖去。她那里的紅梅,也只有讓寶二爺去,才能夠順順當當摘幾枝來。

        這時候她的心理如何,要是給弗羅依德看見了,是不是就有大篇文章可做——這我未敢妄測,免得造了口業。

        但至少有一點是看得出來的,就是她心目中把各色人都分出了一個等次,高低分明,好像印度的“喀士德”之四種姓一樣。

        作者筆底下的這些人物,真寫得太真實了。他一點也不替他們掩飾,一點也不替他們辯護。這正是作者可愛可敬的地方。他的確有一個藝術家的美德。

        不過我又想到了甄士隱和賈寶玉他們。

        假如甄士隱出家之后成了個王一貼(他決不會有張道士那樣的威風》,賈寶玉出家之后成了個妙玉,那不是冤透了么?

        可是《紅樓夢》的作者——似乎并沒有被這個問題傷過腦筋。

        我想,他是把這些人物分成了兩種。一種是現實的出家人。一種是理想的。

        在他心目中,這兩種人物大概都各自有其獨立的存在。這是兩回事,兩個境界,各不相涉。因此他也就用兩付腦筋去處理。

        他神游于這個境界的時候,他能夠完全忘記了那個境界。只要他一睜開眼睛來看現實界里的出家人,就處處只見他使刺,發笑??墒且粫壕桶堰@雙眼睛閉上,另換一雙眼睛來看理想界,他馬上也就另換了一個態度,只見他妙相莊嚴地在那里說法,告訴我們——只要一出了家,就自然而然會斷惑證理:這出家是破煩惱障的不二法門。

        索性只寫他的理想境界,倒也罷了?,F在這位賈寶玉分明是個現實人物,是從現實界出發的,所以我總對他放心不下。

        我們就事論事罷,我想作者自己也不至于把“世間”和“出世間”只照字面解釋,看成截然的兩個世界。佛們的“究竟法”——不記得是不是文殊說的了——也不過在于“在世離世,在塵離塵”而已。既然是“在世…‘在塵”,那仍舊是生活在現實界里的。

        那么出家人里面,當然也有能超脫的,也有不能的:因人而不同。這跟那由戀愛而結婚之得到幸福與否,也因人而不同一樣。所以賈寶玉到底是失敗者還是成功者,似乎要看他在“團圓”以后是怎么樣,才能夠斷定。

        然而現在,這一點還是疑問。因為書里面沒有寫到。

        紅樓人物

        金陵十二釵正冊林黛玉、薛寶釵、賈元春、賈探春、史湘云、妙玉、賈迎春、賈惜春、王熙鳳、巧姐、李紈、秦可卿

        金陵十二釵副冊甄英蓮、平兒、薛寶琴、尤三姐、尤二姐、尤氏、邢岫煙、李紋、李綺、喜鸞、四姐兒、傅秋芳

        金陵十二釵又副冊晴雯、襲人、鴛鴦、小紅、金釧、紫鵑、鶯兒、麝月、司棋、玉釧、茜雪、柳五兒

        十二賈氏賈敬、賈赦、賈政、賈寶玉、賈璉、賈珍、賈環、賈蓉、賈蘭、賈蕓、賈薔、賈芹

        十二官琪官、芳官、藕官、蕊官、藥官、玉官、寶官、齡官、茄官、艾官、豆官、葵官

        十二家人賴大、焦大、王善保、周瑞、林之孝、烏進孝、包勇、吳貴、吳新登、鄧好時、王柱兒、余信

        其他人物賈母、王夫人、薛姨媽、趙姨娘、邢夫人、林如海、賈雨村、甄士隱、劉姥姥、柳湘蓮、薛蟠、賈瑞


      手機訪問 作品人物網

      熱門推薦
      作品人物網鄭重聲明:本站所有內容均來自互聯網,旨在傳播更多的信息,版權為原作者所有。若無意中侵犯了您的權益,請聯系本站刪除,QQ:727008645。
      網站地圖 紅樓夢 三國演義
      投稿郵箱727008645@qq.com
      作品人物網vrrw.net 版權所有 2016-2020 ICP證:鄂ICP備17027927號
      乌恰| 平凉| 宽城| 鸡东| 炎陵| 保亭| 江华| 通辽钱家店| 帕里| 永署礁| 恭城| 二连浩特| 小金| 四子王旗| 登封| 长清| 鄂托克前旗| 温宿| 科尔沁左翼后旗| 土默特左旗| 旺苍| 来安| 大余| 朱日和| 新和| 衡阳| 关岭| 朝城| 吐尔尕特| 光泽| 全南| ??| 科尔沁右翼中旗| 南江| 嘉鱼| 循化| 本溪| 仁怀| 朝克乌拉| 凉山| 燕尾港| 桂林农试站| 辰溪| 罗子沟| 民丰| 淅川| 天祝| 石炭井| 新晃| 贞丰| 阳春| 遂平| 六合| 宁晋| 永吉| 台前| 扶绥| 潢川| 香格里拉| 宾阳| 木垒| 连云港| 苍南| 余庆| 邛崃| 宁远| 福州郊区| 上川岛| 峨山| 美姑| 香港| 临颍| 康保| 海伦| 睢宁| 浦北| 磐石| 乐都| 布拖| 田东| 茫崖| 南城| 辽阳| 澳门| 陇县| 内邱| 晋中| 石景山| 武穴| 肃北| 青冈| 嵊州| 三河| 永德| 内邱| 盐亭| 兰屿| 吴起| 休宁| 龙江| 伊和郭勒| 申扎| 甘德| 祁连| 石河子| 包头| 任县| 长岭| 福泉| 八宿| 富宁| 梁山| 道孚| 庆云| 桐城| 定安| 长清| 西吉| 长兴| 盐都| 乌当| 岑巩| 鄞州| 崆峒| 绥中| 南坪| 西和| 曲周| 宜宾县| 安国| 定南| 赵县| 彭阳| 吉水| 凭祥| 酉阳| 千阳| 巴里坤| 九台| 通化| 德宏| 彭州| 庐山| 宣城| 鄄城| 凌云| 永定| 眉县| 泸溪| 正镶白旗| 灵山| 察隅| 通州| 天池| 句容| 和县| 石城| 正安| 中山| 汪清| 隆安| 丹巴| 新昌| 内江| 景泰| 岗子| 宝兴| 交城| 化州| 克拉玛依| 朝阳| 昌邑| 临安| 阳江| 南皮| 吴起| 门源| 仪征| 铁卜加寺| 上高| 余姚| 伽师| 平安| 伊春| 南丰| 南乐| 泰来| 宜兴| 板栏| 海阳| 梧州| 太仆寺旗| 樟树| 杭锦后旗| 镇江| 米易| 隆昌| 长沙| 梁河| 盐边| 黄山站| 阿拉善右旗| 青阳| 南充| 沁城| 钟山| 宁陵| 永仁| 昌吉| 上林| 雄县| 合肥| 澄海| 浦东| 乌拉特前旗| 八达岭| 恩施| 南澎岛| 麟游| 长子| 浦东| 石门| 修水| 泽当| 五大连池| 松原| 阳新| 扎赉特旗| 灵川| 寿阳| 南陵| 信宜| 索伦| 五道梁| 达尔罕茂明安联合旗| 获嘉| 衢州| 枝江| 吕泗渔场| 永春| 三门| 肃北| 高邑| 乐业| 蓝山| 临汾| 惠东| 咸阳| 沅陵| 鄂温克旗| 苍溪| 托克托| 宾川| 阿鲁科尔沁旗| 泸溪| 恩平| 南部| 甘孜| 罗甸| 孟津| 离石| 新竹县| 汉源| 黄平旧洲| 宣恩| 雄县| 三峡| 海口| 交城| 东至| 红河| 抚顺| 廊坊| 石河子| 扶余| 方正| 奉贤| 乳源| 政和| 宜阳| 库尔勒| 长阳| 茌平| 永仁| 永宁| 斋堂| 尼勒克| 平定| 贵溪| 赤峰| 通城| 安福| 正兰旗| 西青| 孝义| 临洮| 漳浦| 南海| 襄垣| 薛城| 乌鲁木齐牧试站| 东明| 怀仁| 伊通| 忻城| 江华| 上饶| 子洲| 梅州| 淮安| 永清| 南溪| 怀来| 铜陵| 建昌| 福山| 建德| 罗定| 延庆| 巴盟农试站| 江华| 高县| 二连浩特| 霍州| 阳城| 龙州| 新余| 平利| 华坪| 桐柏| 建水| 波密| 开阳| 宣化| 辉县| 汉源| 杭锦后旗| 淅川| 冕宁| 汕头| 江安| 明溪| 吉水| 扬中| 乳山| 济宁| 合川| 安远| 兖州| 新龙| 汉中| 剑河| 广宗| 株洲县| 垦利| 泗县| 青神| 信都| 苏家屯| 邳州| 大冶| 无锡| 无锡| 郯城| 辛集| 德钦| 来凤| 永和| 清远| 日喀则| 日喀则| 兰西| 察隅| 水城| 化德| 察布查尔| 惠来| 乌伊岭| 黄南| 资溪| 白玉| 彭山| 景洪电站| 屯昌| 增城| 绵竹| 泉州| 新泰| 紫荆关| 东方| 宝应| 辽中| 石首| 大兴| 乳山| 常熟| 温州| 六安| 张家界| 遮浪